首页 > 新闻 > 港台人物 > 正文

他在台湾曾被判死刑,却仍高举统一大旗

台湾民间爱国统一力量历史悠久,如今的台湾劳动党主席吴荣元先生作为这股力量的代表性人物之一,大学时代曾在岛内被捕入狱、甚至被判处死刑。在当前两岸关系复杂严峻的形势下,吴荣元先生接受中新社“中国焦点面对面”专访,和大家分享台湾人民的爱国统一运动历史、现状以及对未来的展望。

微信图片_20210901114421

中新社“中国焦点面对面”专访台湾劳动党主席吴荣元。 中新社记者 田雨昊 摄 

访谈实录摘编如下:

中新社记者:最近台湾新冠疫情也牵动大陆同胞的心。我们看到台湾劳动党在台湾疫情暴发的第一时间发表声明,要求台当局尽快接受大陆援助,保障台湾民众生命健康,引起两岸民众与媒体关注。这份声明站在台湾劳动者的角度发声,很重要也很及时。可否请您介绍一下台湾劳动党的理念?

吴荣元:台湾劳动党成立于1989年3月,是主张中国统一与社会主义的台湾劳心劳力者的政党,是工人、农渔民的代言人,是广大受薪阶级利益的维护者。基于社会主义的理念与理想指导,以及对于资本主义的认识,台湾劳动党认为,在台湾新殖民主义时代,台湾劳动人民要寻求解放,争取当家作主的权利,除了通过国家统一之外没有别的办法,也只有在一个强大的社会主义中国之内,台湾的勤劳大众才能免于剥夺与压迫。

台湾劳动党主张通过国家统一,推动完善台湾社会制度,促进台湾社会公平正义,同时强调当前台湾人民左翼运动要服务于推动国家统一的全局。进而言之,通过推动实现祖国完全统一,让外部势力不能再利用台湾问题,干涉阻挠中国发展,从而实现包括台湾人民在内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这个过程中,社会主义是台湾劳动党始终不变的追求,但同时坚决支持在台湾实行“一国两制”,我们视其为台湾劳工解放运动的必经阶段,并会在这一阶段积极推动台湾社会朝着更加公平正义的方向发展。这两者是一种辩证的关系。

中新社记者:请问台湾劳动党都有哪些来源,或者说主要是由哪些人发起成立的?

吴荣元:台湾劳动党主要是由三部分人发起成立:一是长期在狱中坚持斗争的台湾戒严时期的老政治犯们,我们称为“老同学”,以日据时期的抗日斗士周合源、许月里,戒严时期被关押最久长达34年7个月的林书扬,1947年亲身参与“二二八事件”的陈明忠等为代表;二是70年代台湾“党外运动”时期的知名杂志《夏潮》和80年代知名刊物《人间》所团结的一些进步知识分子,例如陈映真、苏庆黎、汪立峡等人;三是当时的一些工运领袖和社运领袖,例如罗美文(现新竹县议员)、颜坤泉等人。

这些推动成立台湾劳动党的人,其自身成长经历也涵盖了台湾人民左翼运动的三个时期:第一个时期是1920年代初至1931年,反抗日本帝国主义殖民统治;第二个时期是1945年至1950年代,参与大陆新民主主义革命;第三个时期是1988年之后,在国家统一、左翼理念下推动两岸民族再整合,把统一运动作为台湾劳工解放运动的历史性环节。因此从思想脉络来看,台湾劳动党传承了1920年代以来台湾人民左翼运动的历史,并且将因台湾“50年代”白色恐怖时期被迫中断近40年的台湾人民爱国统一运动历史接续起来,继承和发扬了台湾人民反帝爱国主义的光荣传统。

中新社记者:我们了解到,台湾劳动党每年秋天都与众多统派团体在台北市的“马场町纪念公园”悼念在台湾白色恐怖时期牺牲的遇难者,“马场町”是当年的刑场,刚才您还提到“50年代”后长期在狱中坚持斗争的许多“老同学”。请谈谈您对这些人的看法。

吴荣元:谈到这一段历史悲剧,我的心情是很沉重的。台湾“50年代”白色恐怖时期牺牲者的大部分是台湾本土的爱国进步人士。

台湾“50年代”白色恐怖时期的政治犯前辈们出狱后,在台湾戒严体制下,他们通过“庆生会”方式进行全岛范围的联系。解严后随即于1987年10月在各县市成立“台湾地区政治受难人互助会”分会,隔年3月又推动成立“台湾地区政治受难人互助会”总会,推选全台湾坐牢时间最长的老政治犯林书扬任总会会长,创会时即有会员逾千人,他们彼此互称“老同学”,辛苦接续起台湾人民左翼反帝爱国运动传统。

这群“老同学”是台湾光复后台湾领土主权复归祖国的亲历者,也是国共内战的见证人,他们对于所处历史阶段的时代意识、政治背景、社会矛盾,当然比一般的民众更为敏锐。“老同学”在解严后推动成立了台湾劳动党等多个统派组织。

中新社记者:听说吴主席您上世纪70年代曾被捕入狱,甚至被判处死刑。请问当时的情况是怎么样的?是什么支撑您在出狱后仍坚持信念并为之奋斗?

吴荣元:上世纪70年代初,当时的台湾青年学生所接受的思想教育还具有较强的中华民族认同。较具批判意识的台湾青年人开始质疑国民党。国民党版的民族主义早已形式化、空洞化,反而是孙中山所言“民生主义就是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论述,成为我们当时质疑台湾当局的论述,同时也加深我们对眼前现实和世界资本主义体系的对立感。稍具理想性的台湾青年学生,对于当时的美、欧、日学生运动风潮,以及美国学生的反越战运动、黑人平权运动等,自然地产生出一种奇特的认同感和连带感。

此外,当时台湾面对两大国际事件的冲击:一个是“保钓运动”在海外的掀起;另一个是1971年联合国大会通过第2758号决议,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权利,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为中国在联合国组织的唯一合法代表。这两件大事像旋风一样刮进台湾。特别是岛内掀起“保钓运动”风潮。因为“保钓运动”大部分是在台湾的校园里面展开的,体现了台湾年轻人发自内心的民族主义爱国热情。就这样,从“批资”“反帝”,到进而认同或回归祖国大陆,成为我个人的思想倾向。之后我开始边思考边投入实践,进行学生间和校际间的串联,因为在大学时期与同学筹组“成功大学共产党”案而被捕,曾一度被台当局判处死刑,后改判为无期徒刑,再改判为有期徒刑,成为年轻的政治犯,坐了15年牢。

依照当时台湾对“政治犯”的对待,戒严时期的“叛乱者”定谳后都被送往被称为火烧岛的绿岛集中服刑。我在绿岛见到传闻中的“政治犯”,许多已服刑快20年,但他们并没有被“打倒”,仍然表现出淡定、平稳的精神状态和正常、理性的生活态度。可以说,正是在绿岛监狱,向老前辈们学习,我才逐渐重新建立起系统性的爱国主义和社会主义理念认知,并用所学的知识继续进行斗争。也正是我的前辈“老同学”们对我言教身教的理想信念,成为我出狱后继续坚持从事爱国统一运动的精神动力。

中新社记者:在台湾人民的爱国统一运动中,有哪些让您印象特别深刻的代表性人物?

吴荣元:很多“老同学”都是值得我们敬佩和缅怀的。我印象最深刻的有林书扬、陈明忠、陈映真等已经逝去的前辈同志,他们也都为台湾劳动党的创立和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林书扬担任过台湾劳动党荣誉主席,也可以说是终身的荣誉主席。我在绿岛时听林书扬说过,“监狱是革命者进修的学校,要坚持原则,保持斗志”,至今言犹在耳。林书扬是台湾爱国统一阵营的杰出领袖和理论家,提出和系统论述了统左运动纲领。他出身台南麻豆林家望族,自小即从周遭亲友间耳闻有关台湾文化协会、台湾农民组合、台湾共产党的斗争事迹和人物。他在长达34年7个月的牢狱之灾后仍坚贞不屈,积极推动统左运动,出狱后勤于笔耕,撰写、翻译大量文章,涉及两岸关系、台湾历史、马克思主义、国际形势等方面的问题,编有《林书扬文集》四卷。他组织编译了高达百余万字的《台湾社会运动史》即《台湾总督府警察沿革志第二编领台以后的治安状况(中卷)》,书中内容是日据时期爱国反帝的台湾人民左翼运动各条战线的详实记录。

林书扬经常向大家强调要坚持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实践观点,他几乎尽其所能亲自投入我们所从事的各个运动现场。林老当年曾经说过,从现实的历史格局来看台湾问题,有“四个一”的提法:即“一个祖国、一个全局、一个路线、一个使命”。他说,这是历史与时代所客观决定的。具体来讲,一个祖国,就是“海峡两岸同属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一个全局”,就是台湾只能是两岸关系全局的局部,局部要服从大局;“一条路线”就是说按中国的国情与世情,中国只能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一个使命”就是我们在岛内的同志们必须推动国家的完全统一,通过国家统一以完成整个中华民族的解放运动。这是承继自19世纪以来,反帝反封建反殖民的中华民族解放运动的历史。林书扬逝世当天,大陆和台湾媒体的报道都肯定了他的修养及坚持斗争的崇高品格。

陈明忠是台湾劳动党的重要发起人之一。他在50年代和70年代两次遭国民党当局逮捕坐牢共21年,曾被判处死刑,后经多方营救才得以改判。2005年国民党请他去演讲关于“二二八事件”的亲历记时,他为了两岸关系发展大局,不仅不拒绝,更在现场建议时任国民党主席连战,面对“二二八事件”要反省和解决悲剧发生的历史根源,必须推动结束两岸敌对状态,缔结两岸和平协议。陈明忠不计前嫌展现了一位革命者的大气风范,出狱后与前辈同志们发起成立包括台湾劳动党、中国统一联盟、夏潮联合会等统派组织,一生都在为台湾人民的进步事业和祖国统一而坚持斗争。

陈老对理论问题也勤于思考,在戒严时期冒着危险设法订购进步书籍,有值得看的文章,他都自愿地影印然后推荐给有学习意愿的“老同学”。他特别关心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建设的问题和人类的社会主义前途,著有《中国走向社会主义的道路》一书。他的口述传记《无悔》从报上连载到出书发表,广受好评,成为年轻人想要了解真实台湾史的参考书,该书在祖国大陆也有出版,欢迎有兴趣的朋友阅读,来了解台湾进步人士的成长经历和心路历程。

陈映真是台湾劳动党的大力支持者和推动者,更是重要的发起人。他不只是位著名作家,他在1968年至1975年间因政治案件被捕入狱,入狱前已创作了不少具有思想前瞻性的小说。他在狱中同样经历了深刻的政治磨炼,回到社会后除了进行小说创作,更有计划性地写了大量具有批判性的关于台湾历史、社会、时局政论的分析文章。1985年他主持创刊的文学与影像报告杂志《人间》,更是深刻影响了80年代解严前后的台湾社会运动,至今仍是两岸与东亚进步文化界的实践典范。陈映真堪称是台湾统运、统左派最重要的一支笔,70年代以来他与岛内“台独派”在思想战线上进行多次论争,每逢重要时刻都能见到他的文字,这些都收录在23卷《陈映真全集》之中。

陈映真也是位革命的实践者,在台湾劳工的五一游行或反对美国侵略伊拉克战争、保钓等抗议活动现场都有他的身影。上述场合,他积极参与。主办团体邀请他讲话,他便会积极演讲,鼓舞参加者;没有讲话机会时,他便与大家一起扛着会旗,甘为集体中的平凡一员,乐在其中。他对台湾劳动党事务相当支持和投入,除了鼓励青年人参加劳动党发起的运动外,更亲自为劳动党撰写各种重要的文件。我还记得劳动党第五次党员代表大会恰逢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后,邀请他做政治经济形势报告,台下代表不少是台湾基层工会干部,他特别夹杂闽南语、客语补充说明,深入浅出,让人留下难以忘怀的印象。

中新社记者:据媒体报道,目前岛内“台独”势力依然猖獗。您怎么看待“台独”势力在台湾的现状及未来走向?

吴荣元:“台独”分裂势力或民进党的出现有其历史根源。民进党是台湾本土资产阶级的代表。随着他们经济实力上升,不再满足有财无权的状态。其政治上的“反共”本能与对西方政治体制的向往,逐渐形成分离主义“一中一台”政治路线。随着岛内政权在两党之间的几次更替,如今“台独”势力已经在岛内做大,在充当反华工具的民族分裂道路上越走越远,将两岸关系推向越来越危险的境地。因此,台湾劳动党针对岛内当前历史阶段的社会政经情势有一个基本判断,就是“统独矛盾是当前台湾社会的主要矛盾,劳资阶级矛盾是当前台湾社会的基本矛盾”。台湾劳动党始终坚持一个中国原则,面对上世纪90年代的国际社会主义运动低潮和后来岛内政治社会生态的恶化,台湾劳动党处境十分艰难。然而对于“统独矛盾”是主要矛盾的论断,随着情势发展至今,其客观性、科学性,并没有随着岛内政党一时之轮替而有所改变,甚至愈来愈深刻影响岛内政局发展乃至大众日常生活,这是日益清楚的。

“台独”势力历经两次执政仍不敢碰触大陆所划的政治红线。“台独”势力明白,逆潮流而行必将付出代价。因此民进党当局着力强化“安全体制”来应对大陆促统的新形势,还建构所谓“台湾民族主义”意识形态等新世纪版本的“反共拒统”政策;对外则是更加“倚美(日)抗中”,作为其延命策略。但是此次疫情,民进党防疫失能所造成的各种对人民的伤害,让台湾民众深刻认清民进党伪善的政客本质,对于民进党“反人民”“反民族”“反科学”的政客本质,从此更加小心地检视“台独”势力和民进党的政策和执政手段。

“黄河九曲,终必东流。”两岸关系尽管曲折发展,但大陆坚持“和平统一、一国两制”大政方针,并与时俱进提出“两岸一家亲”“融合发展”等对台政策,随着大陆的持续发展进步,终将会使岛内民心出现积极性的转变,祖国统一的历史潮流是任何人、任何势力都阻挡不住的。

中新社记者:除了追求中国统一外,台湾劳动党为争取民众福祉作了很多努力,还强调在台湾争取劳工权益,请吴主席介绍台湾劳动党近30年来比较重要的社会运动成果。

吴荣元:台湾劳动党作为代表岛内劳工阶级勤劳大众利益的政党,自创党开始就全力投入岛内工人运动、反对帝国主义宰制与干涉运动、反“独”促统运动等相关议题,先后参与发起岛内“工人立法行动委员会”“反对劳动基准法改恶”“反对劳保年金不当改革”等劳工维权活动,以及参与推动“我是中国人大游行”“反军购大游行”“保卫钓鱼岛大游行”“反对入联公投万人集会”、反对美国发动的侵略战争等活动,去年台湾“秋斗”反对美国“莱猪”进口大游行等系列活动,亦是积极参与。台湾劳动党对工会运动的投入获得了岛内工运界肯定,2000年岛内成立的“产业总工会”,号称解严之后台湾工会运动的首次总集结,在成立大会上颁发“工运贡献奖”给工运干部和知识分子,台湾工运界推荐了5人,其中台湾劳动党系成员占了3人。目前台湾劳动党坚持与岛内各工会劳工团体,共同推动每年五一劳动节活动;在新竹、台中、高雄,北中南等地也各有劳工服务的经常性服务站。

此外,我们坚持社会运动与政治运动相结合,投入地方选举也是台湾劳动党近十多年来的一项工作,希望通过参与取得台湾地区民意代表席次,为民喉舌,不断扩大影响,争取服务民众的有利条件。目前台湾劳动党在新竹县有二席县议员,算是在不利环境下的艰辛实践成果。

中新社记者:2009年,台湾民间数十个认同“九二共识”的民间团体合组“两岸和平发展论坛”,以社会运动形式致力于两岸和平发展,您是召集人之一。2008年至2016年间两岸关系迎来大交流大合作时期,但民进党上台后,两岸关系又开始恶化。请问台湾劳动党怎么看待目前的两岸关系?

吴荣元:2016年民进党上台后,拒不承认“九二共识”,这是因为民进党有所谓的“台独党纲”,不断挑战、破坏一个中国的历史事实和法理原则,使得两岸关系再次陷入僵局;加上中美间处于高度竞争态势,美国玩弄“台湾牌”,民进党当局更加露骨地进行配合,遂使得两岸情势更加严峻与复杂化。可以说,这是二战后新殖民地型的“拒统保台”“分离建国”运动与部分外国势力相勾结的日渐深化。

最近,台湾深陷疫情之苦,老百姓急需疫苗等物资,但民进党当局拒绝大陆援助,仍然延续腐旧的冷战时期“反共”“妖魔化大陆”立场,如此也使“台独”势力内含的“反人民”“反民族”性格暴露在世人眼前。但本党还是希望民进党当局清楚地表示回到“九二共识”的立场和态度,毕竟海峡两岸都是血脉相连、命运与共的同胞、中国人,同属一个中国,应该共同为民众谋福祉,为社会谋和平发展,不要再设置两岸交流的障碍。特别是,抗击新冠疫情属于人与自然的斗争,涉及紧急的大规模生命救助,更是人类文明价值的体现。而台湾地区的防疫抗疫过程,让岛内不少知识分子再次见识了民进党长期用“民主面具”伪装的“进步”。

对于2008年之后两岸以“九二共识”所构筑的政治基础,开启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局面,台湾劳动党是大力欢迎和支持的。“两岸合则两利”是客观现实,近年台湾对大陆出超每年约千亿美元,两岸早已形成紧密依存的经贸关系,更是需要有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大环境来维护。目前在台湾浅碟型经济中固然有些不错的产业,但基本上是代工且市场在外,在高度竞争下有可能“朝不保夕”。通过两岸和平发展,台湾可与大陆的经济发展如“一带一路”倡议等合作对接,如此不仅可以依托大陆广大的市场腹地,还能通过大陆走向世界市场。与此同时,两岸间经济双向往来也会促进两岸交流,这个过程既会为劳工带来利益,也会为和平统一创造有利条件。

显而易见,两岸间解除对抗增加交流是时下的急务,而民族的再整合、国家的再统一,是最终解除台湾当前政治困局和带动经济活力的主要途径。“一国两制”将是必经的阶段,只有在一个强大的祖国之内,台湾的勤劳大众才能免于剥夺与压迫,我们也将积极思考“一国两制”下的台湾劳工地位问题,持续推动台湾社会的公平正义。基于上述立场,台湾劳动党、两岸和平发展论坛对于两岸ECFA协议、“服贸协议”等,都认为有利于台湾,也有利于两岸,都持支持态度。

中新社记者:最后一个问题,您认为台湾劳动党在台湾爱国统一运动中会起到怎样的作用?您对台湾劳动党今后发展有何期许?

吴荣元:台湾劳动党认为,从历史的视野来看,在完成祖国统一的伟大进程中,不能没有台湾劳工阶级的角色和投入。特别要看到随着岛内社会矛盾的发展,“台独”势力也开始积极争取台湾劳工群众,并且因其掌握的资源优势和文宣工具,极具欺骗性和煽动性,因此台湾社会更需要像劳动党这样的声音,来为台湾劳动人民的真实想法和切身福祉奔走。

面对台湾社会金权政治下长期以来的分配不公和治理失能,台湾劳动党坚信“台独”就是害台湾,只有统一才能救台湾,也只有统一才能让台湾劳动人民彻底翻身。人间正道是沧桑。从台湾社会发展的需要,结合国家统一的历史任务,台湾劳动党认为台湾须面对三大时代课题:一是推动历史观变革,回归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清理批判内战史观、殖民史观及分离史观,导正台湾历史的集体认识;二是站在争取台湾广大劳动人民权益立场,推动分配正义的变革,依托中华民族经济共同体,将所创造的和平(发展)红利为台湾社会改革提供有利条件;三是推动台湾青年世代祖国意识的集体觉醒,批驳所谓“台湾民族主义”的论述,让台湾青年世代明确自身的国族认同,认识到民族复兴的时代精神,把个人发展融入到民族复兴的大道之中。我们希望能够在岛内充当黑暗中的灯塔,这也是对台湾社会最大的正义和最大的善,这就是台湾劳动党的自我期许。

来源:中国新闻网(cns2012)  中新社记者:陈小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