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台人物 > 正文

黄汝荣:新入职法官须学宪法国情

图:黄汝荣十分认同“爱国者治港”的原则,认为法官也必须由爱国者担任。

近年司法乱象不断,不少判决反映出法官欠缺“一国两制”认知和爱国心的问题。

退休法官黄汝荣接受《大公报》专访时表示,司法机构必须贯彻“爱国者治港”理念,他建议,司法机构必须严格审查法官的背景,同时要求新入职的法官参加学习宪法及提升国家意识的国情班。

今年一月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听取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述职报告时提到,只有做到“爱国者治港”,中央对特别行政区的全面管治权才能得到有效落实,宪法和基本法确立的宪制秩序才能得到有效维护,各种深层次问题才能得到有效解决,香港才能实现长治久安,并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作出应有的贡献。

部分法官欠缺“一国两制”认知

黄汝荣认为,法官也必须由爱国者担任。“既然香港是国家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有什么可能治港者的理念与国家理念有分歧?有分歧都是不应该。要求爱国是绝对正确,不能有少少不爱国”。

黄汝荣指出,近年来法官的判决令人质疑,部分更显示法官欠缺“一国两制”的认知,最明显的例子就是记协就警员没有展示警员编号提出上诉,法庭最终判记协胜诉。黄汝荣认为,根据判词的出发点,法官没有就警员是否有干犯滥暴作出事实裁决,但是假设有市民要投诉执行警务人员的话,市民就无从找出犯法警员身份。“完全不是无罪假定,相反是有罪假定,有罪假定对当时社会气氛背道而驰。这是其中一个问题”。

他又指出,另一个问题就是法官引用大量外国案例支持论点。曾有案件是指警察有可能对市民施加酷刑,但法官引用欧洲人权法院的案例。基本法讲明法院判决时可考虑其他原讼普通法案例作参考,但这个法官参考的是欧洲大陆法。“他连这个都参照错,‘两制’都未搞清楚,更加不要说‘一国’了。当然还有其他案件没有‘一国’的影子,例如禁蒙面法”。

国情班内容须大幅改善

黄汝荣建议,司法机构要严格审查法官的背景。他认为找爱国爱港的人做司法机构管理层是最基本的。“爱国不是用口讲,要培养,由教育开始。”黄汝荣还提出,法官要参加国情班。他说,司法机构在2007年或以前的国情班,新入职法官只需上几个星期的国情班,但没有课程集中培养法官认识宪法,亦没有提升法官对国家认识的意识。所以国情班的内容必须要大幅改善。

黄汝荣对司法改革建议

•司法机构要严格审查法官背景。

•新入职的法官参加学习宪法及提升国家意识的国情班。

•修改实务指示,司法机构日后招聘法官时,申请人必须告诉法庭过去处理案件的数量及编号。

•法官不准持有外国物业。若果持有外国物业,必须在指定时间内出售。

釜底抽薪 倡禁法官持外国物业

退休法官黄汝荣认为,法官有外国护照的话,有很多问题。假如法官有外国物业,审案时就会有很多掣肘,尤其近年美国不按常理出牌,“制裁这个制裁那个,法官真的会害怕”。

港法官须懂中文

黄汝荣认为,他在司法圈子工作了20年,认为大部分法官天性懦弱,很多事都怕,例如担心自己被制裁,又担心子女在外国读书受影响。然而,除了终审法院和高等法院首席法官之外,基本法没有提到不容许法官有双重国籍。到底如何在不修改基本法的情况下,处理法官持有外国护照的问题呢?黄汝荣表示,可以用一种间接的方法处理,“有双重国籍无问题,但若果在外国有物业的话,就要在指定时间内出售外国物业”。

此外,香港国安法立法之后,外国在派出外籍法官问题上大做文章,英国恐吓特区政府,可能不会再派英国法官来港。黄汝荣表示,既然如此,更加要来港法官必须懂得看和听中文,配合香港本土情况。用这种间接的方式,已经可以很大程度撇除外籍法官。

不应让外籍法官参与国安案

“我不是说要赶走外籍法官,但要面对现实。50年不变,我们过了一半,始终要与内地接轨,去到某时间一定要接轨。”黄汝荣表示,现时香港有国安法,当中个别案件必定涉及与国家安全有关的敏感资料,更加不应该让外籍法官尤其是来自“五眼联盟”国家的法官参与。

条例误区 批新任裁判官获委任前缺实战经验

黄汝荣认为现时司法机构缺乏人手,所以有少许滥聘情况,只要是“自己友”就能成功申请。虽然有法例规定裁判官要有一定的经验,但这些要求形同虚设,事实上很多裁判官都经验不足。

“五年经验”要求形同虚设

根据《裁判官条例》,任何人如有资格在香港或任何其他普通法适用地区的法院执业为大律师、律师或讼辩人,并具有不少于五年的相关专业经验,即有资格获委任为常任裁判官或特委裁判官。

黄汝荣说:“我可以说,很多新晋裁判官的确有五年或以上的经验,但这新任裁判官在律师生涯是没有生意的,所接的生意、案件不外乎两、三宗,一入到司法机构就等于找到工作。”

黄汝荣认为,所谓五年经验的要求根本是毫无意义,五年内所接的案件不超过十宗,就可以符合资格做法官。

黄汝荣建议,司法机构日后招聘法官时,申请人必须告诉司法机构,过去曾经处理过多少案件。这个要求要引入实务指示,申请人在某月某日处理过的案件性质是如何,案件编号是什么,不是法例的所讲五年经验。

黄汝荣说:“举例说,你去外国蹉跎四年,然后回到香港,在这一年可以接多少案件。以我所知,绝大部分新任法官处理案件的经验不足,所以改革时必须要做。”

把关不力 David Perry事件反映司法机构对国安认识不足

律政司早前邀请英国御用大律师David Perry来港,担任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维园非法集结案的主控官,但英国外相蓝韬文及前外相聂敬伟等政客接连施压。有传David Perry因为受压而退出。黄汝荣认为,事件反映司法机构对国家安全认识不足,欠缺政治智慧。

英国企图操控港司法

由于David Perry在香港没有执业资格,所以律政司需要向法庭申请,有了证书才可以让外籍检控官来港处理一件指定案件。司法机构有权决定是否批出许可。今次事件反映了两个问题。一是香港不是没有人才处理这样的案件,这案件一点也不复杂;二是英国政府其实一直都企图操控香港司法,因此英国政府由内阁大臣出声,干预私人执业大律师,等同美国指定私人企业不能与某人做生意,完全同一道理。

“‘五眼联盟’联合起来,在各个地方插线,干预香港事务。”黄汝荣说,香港法庭若不批准律政司申请,转而要求找本地大状,英国便没有说三道四的空间。“现在英国反而制造国际舆论,香港案件都需要外国律师协助,这是不必要的。这是一环扣一环的问题。”

来源:大公报